日期:2016-09-03 分類:活動報導

 

作者:Barbara Unmüßig(Heinrich Böll 基金會會長)、Magda Stoczkiewicz(地球歐洲之友董事);編譯:高妙嬋;審校:王莉雰、蔡麗伶

畜牧用動物直接或間接的產生了大約全世界1/3的溫室氣體排放量。但是科學家和農夫指出,只要透過正確的管理方式,牠們並不會成為環境的負擔。

畜牧業全球供應鏈的溫室氣體排放。

畜牧業碳排放怎麼算?

飼主不只是氣候變遷的受害者,他們也要為此負起責任。依不同的計算基準,畜牧業約占了溫室氣體排放量的6%到32%,根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的研究,它們佔了14.5%。

造成這數值差異的原因,就在於測量的依據不同,是只要根據動物本身的排放量?還是要計入每個環節?像是生產飼料、肥料以及殺蟲劑,還有耕種、為種植大豆而砍伐雨林,以及泥煤地的排水系統等因素。

飼料的生產和使用通常不會包含在肉類、蛋、牛奶與奶油等畜產品的二氧化碳足跡裡面。但是環境科學家指出,畜牧業的碳足跡應該要包含產業鏈上的所有相關產品,從生產、使用到轉讓,計入其生命週期中所產生的排放量。

無機物和有機肥料的生產及使用,是養殖動物排放溫室氣體的主因,該排放量超過總量的1/3,其中最大的元凶是俗稱笑氣的氧化亞氮,它是一種比二氧化碳濃上300倍的溫室氣體。如果農夫使用過多的無機肥料、糞肥、泥漿,或是用錯時機,這都會使得植物無法吸收養分,而沼氣最後便會融入空氣中或是轉換為硝酸鹽,汙染地下水。

瑞士有機農業研究所已確定,全世界每年生產的1億2千5百萬噸氮肥會釋放出8億噸的二氧化碳,相當於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的2%。

畜牧業與氣候變遷

草原變成耕地 碳排放隨即增加

飼料的高度需求,特別是大豆,促使農業生產擴張。雨林和灌木叢林地常常被砍伐、焚燒乾淨以作為農地使用。FAO指出,單單在巴西,每公斤大豆的生長便會釋放7.7公斤的溫室氣體。而另一個很大的排放主因,卻鮮少被考慮到的,則是土地使用的變動。當草原變為耕地,腐殖質會分解,並釋出大量二氧化碳。

而當土壤被翻動,一噸的腐殖質以及3.7噸的沼氣結合後,會有35%消失在空氣中。當農夫開始耕犁流失的泥煤地,其他4個百分比的溫室氣體排放也會歸因於農業。這種耕種型態對環境破壞最大,因為年從那些已經存在數百年的沼澤地的有機物體中,每公頃會釋放40公噸的二氧化碳。

但是飼主並不一定要用這麼危害環境的做法。放牧即是值得推薦的一種方法:將耕地變為牧草地,便可在最初的30到40年間結合最大量的二氧化碳。但是這些牧草地不能被過度施肥或是使用過量的化學肥料,而且要確保植物根系統生長時不能被干擾。

美國肉類生產的碳排放量。

打嗝、放屁釋放甲烷 科學家:飼料中加大蒜預防

動物確實會經由打嗝釋放甲烷:生產牛肉和乳品的農夫通常也會被怪罪,因為他們飼養的牲畜會生產28%的甲烷,而甲烷是一種會破壞環境的氣體。麥片和大豆不應該作為這些牲畜的補給品。以每公頃來說,一隻母牛如果用前述的方法飼養的話,肉的產量和用麥片及大豆的濃縮物作為補給品的乳牛來說相對較少,但是溫室氣體的排放量則會降低許多。

科學家團隊正努力找到降低牲畜對環境影響的方法。法國研究公司Valorex已經找到一種由紫苜蓿(或稱紫花苜蓿)、亞麻籽及禾本科植物所組成的食物,可以替代常見以玉蜀黍和豆類濃縮物為主的飼料。

替代後,可以減少牛打嗝所造成的甲烷20%。威爾士阿伯裏斯特維斯大學的科學家認為,他們可以藉由在飼料中加入大蒜來減少甲烷排放量的一半,因為大蒜會攻擊腸子裡會產生甲烷的微生物。

美國動物相關產品的碳排放量。

雨林裡的牧場主 為什麼巴西是熱門首選?

在巴西的亞馬遜地區裡,擁有世界第二大的牧群以及世界最大的雨林。但這對雨林來說卻是個壞消息。因為伐木工以及牧場經營者皆會接踵而來。

森林的碳儲存

根據巴西地理統計所的數據指出,到2012年底為止,巴西的人口數有2億1百萬,但是牲畜卻比人數還要多,數量高達2億1千3百萬。這個數字僅次於印度。牲畜的數量在2011年時因飼料的成本上漲而有小幅下降,但相較於2008年還是高出了900萬之多。要飼養這麼龐大的牧群,需要有超過17億200萬公頃這麼大的農地,相當於巴西農地的70%。

根據國家太空研究院的衛星影像顯示,在被砍伐掉的土地中,有62.2%是被作為牧場使用。而其他的21%乍看之下沒有被使用,但其實是被當作次要的再生地,只有4.9%是被用來當作耕地。這代表著世界最大的雨林地最終將為了畜養動物被砍伐殆盡。儘管近期的砍伐率有降低,但是飼養牲畜仍然對雨林造成很大的壓力。

在巴西北方,尤其是亞馬遜一帶,牲畜的數量目前已經超過了4千萬大關。從1975年到2006年,該地牧場增加了518%。巴西各地的農場增加,主要是為了種植大豆作為飼料,以及種植甘蔗以製造酒精,這都對當地雨林造成很大的壓力。根據巴西嚴格的森林法律規定,大部分的砍伐都是非法,或處於灰色地帶。

如此迅速的擴張有很多原因。在巴西的偏遠地區,僅靠公共建設便可畜養牲畜,而且還能獲得相當利潤。而販賣林木這類非法勾當的利益,也能輕易地掩蓋住焚林等將林地改為牧地所要付出的代價,低成本的投資促使土地非法交易或是短期租用。

事實上,也不乏一些鼓舞人心的新聞。砍伐雨林的數量以往平均是每年2萬平方公里,但是現在大幅降低了。由於政府擴大保護區域並加強控管森林砍伐,因此到2012年為止,「只有」4700平方公里的林木被砍伐。

巴西雨林的損失與復原

吃掉雨林的巴西牛肉 中國、香港是最大出口國

巴西產的牛肉並不一定是來自於亞馬遜一帶。國內以及國際的消費者可以要求只購買沒有為了蓄養牲畜而砍伐森林的國家所產的肉類。巴西的經濟困境顯示出國內對牛肉的需求量很低,因此政府提供獎賞以及津貼給較大以及高產量的牧地。巴西出口的收入一年約增加20%,而俄羅斯是其最大的肉類進口國,該國便佔了巴西肉類總出口量的1/3。巴西對香港的出口量在一年內就提高了兩倍,變成20%。由於中國在巴西南方爆發狂牛症之後下了進口禁令,所以現在大部分的交易都是透過香港進行。而造成香港高進口量的另一個原因是沙烏地阿拉伯長期實施的進口禁令補償。

巴西亞馬遜地區的森林砍伐。

巴西輸出給歐盟的高品質牛肉有特殊的配額限制,但巴西的供給卻不足允許量的1/3。出口商反而偏好出口給亞洲以及北美洲。但在2012年巴西政府允許使用瘦肉精在牲畜上之後,歐盟執行委員會和俄羅斯便高度關注。而巴西也將這類的生長激素使用在豬隻身上,結果是歐盟、俄羅斯和中國都不進口巴西產的肉類。然而,巴西對其他市場依然有吸引力:包括美國、加拿大、南非、南韓以及日本等27個國家都允許其進口。巴西政府表示只有禁止該類生長激素的國家才會對其出口不使用瘦肉精的牛肉。

美國的農業部門預測巴西牧場在2014年會有500萬隻牲畜採用放牧的方式畜養。而雨林的砍伐壓力仍然很高。根據衛星影像,環境保護組織指出2013年森林的砍伐量大幅增加。

 



讓我們一同連署1月11日,世界蔬醒日,一起來愛護地球


全球

307,901

連署 



距離2018年世界蔬醒日還有